栏目导航

news

一肖中特兔费公可资料选料

主页 > 一肖中特兔费公可资料选料 >

火影忍者日本史 忍者史(下)的短暂中兴与最终消逝

发布日期:2020-02-29 18:56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说同属于“战国三杰”的织田信长与丰臣秀吉都是忍者的克星,那第三位登场的德川家康则成了忍者中兴的守护神,而这段转折,要从“本能寺之变”后的“神君伊贺穿越”开始。

  “神君”指的便是德川家康。作为江户幕府的“国父”,德川家康死后被赐封“东照大权现”并成为江户幕府之神,供奉于东照宫,被后人称为“东照神君”;而“伊贺穿越”指的则是类似于长征式的“战略转移”(逃跑),因为路线多位于伊贺,故称为“伊贺穿越”。

  永禄五年(1562年),德川家康到清洲城探访织田信长并正式缔结“清洲同盟”,而后双方又通过联姻加深了彼此之间的同盟关系。日本战国时期群雄之间合纵连横,缔结了很多盟约,但唯有清洲同盟恪守程度最好、维持时间最长。后织田信长居安土城成为“天下人”,德川家康事实上成为织田信长的将领,但双方的关系依然牢不可破。“本能寺之变”爆发之时,德川家康正受邀于堺市(现位于大阪府中部)一带游历,而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织田信长被诛杀的消息。

  此时德川家康一行只有三十余人。因为没有备战,这一班家臣的战斗力极差——正逢乱世,武装起的农民、乱党遍地,明智光秀兵败之后便死在了专门猎杀落魄武士的农民手里,德川家康此时的境遇可想而知。返回大本营三河最近的路线是假道于伊贺,然而德川家康却没有足够的卫兵。就在此时,伊贺豪族之后、忍者界中的传奇人物服部半藏出场了。

  其实“服部半藏”并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服部家族族长代代相传的名号,正如木叶村的首领被称为“火影”一样。这里所说的服部半藏是特指第二代服部半藏正成——也是历代服部半藏中成就最高的一位。服部半藏的父亲名服部保长为初代服部半藏,作为伊贺“三上忍”之一的宗家成员,他早在“第一次伊贺之乱”之前便离开了伊贺,先后为室町幕府效力,后又投至松平氏(即德川氏),并成为隐密特务头领。而在“本能寺之变”爆发时,德川家康随行的家臣中也正包括这个服部半藏。

  虽然甲贺与伊贺忍者在织田信长的征伐中损失泰半,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依然有相当数量的忍者散落了近江与伊贺一带。而服部半藏作为伊贺“三上忍”之一的宗家,对这些散落的忍者有着先天性的号召力。于是在服部半藏的努力下,约二百名伊贺忍者与一百名甲贺忍者参与了护卫工作,也正是由于这些忍者的守护,德川家康历经六天五夜“伊贺穿越”终于平安回到了三河。此后,德川家康开始将三次“天正伊贺之乱”中流离失散的伊贺忍者集合起来,组成伊贺同心军团,交予服部半藏统领。原本被战乱摒弃的忍者集团又出现了新的转机——以“伊贺穿越”为标志,原本是雇佣兵性质的伊贺忍者从此单独为德川家康效力,而“同心”则是基层官吏的名称,这也标志着这一批忍者从此正式成为了“赵家人”。

  可以说,服部半藏拯救了忍者集团。这位有“鬼忍者”之称的人后被封为“忍者之神”,而在日后的忍者文化中,服部半藏也正是伊贺忍者中最为人所知的角色。在德川征服全国的进程中,服部半藏以其功绩位列“十六神将”之一,与德川家康的画像一并存放在东照宫。在日本的ACG文化中服部半藏出场极多,而在《火影忍者》以“半藏”为名的则是前雨隐首领山椒鱼之半藏——正是这个山椒鱼之半藏,因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三人联手在其手下居然能撑到最后而赋予后三者以“三忍”的称号,考虑到自来也、大蛇丸和纲手均为影级实力的忍者,山椒鱼之半藏的强大便只能用传说来形容了。

  织田信长死后,日本渐渐成了丰臣秀吉的天下。天正十四年(1586年),丰臣秀吉将其妹旭姬嫁与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从此臣服。日本历史本可能从此走向一个安定的时代,然而战争再一次改变了日本的政治军事格局,这一次战争便是“万历朝鲜之役”——没错,这里的万历不是日本的年号,而是东亚乃至于世界第一大国明朝的年号。

  统一日本之后,丰臣秀吉便开始了称霸亚洲的计划。这一次以蛇吞象的战争结果很明显,丰臣氏实力大损,其本人也死在了伏见城,而继承人是只有六岁的丰臣秀赖。年幼的丰臣秀赖当然无法掌握实权,德川家康终于开始向“天下人”进发了。日本政局很快分成了两大派,石田三成与部分支持丰臣家的大名为西军,德川家康为东军,两派势力于庆长四年(1599年)正式开战。为守住西部门户伏见城,德川家康招募了相当数量的忍者协助防守——当然,作为正规守城战,忍者也并没有更多的战斗优势。庆长五年(1600年),伏见城被攻陷,城内的忍者几乎全部战死,而这一战可以算是忍者所参与的最后一次壮烈的战役了。

  就在伏见城被攻陷的同一年,德川家康在关原之战中取得胜利,成为了日本真正的霸主。三年后,德川幕府成立,江户时代来临。庆长二十年(1615年),丰臣氏被灭,日本战国时代终于结束。然而,作为德川幕府的功臣,忍者的悲剧时代反而来临了。不是因为“兔死狗烹”——德川家康对忍者算得上照顾有加;而是因为和平。

  《甲贺忍法贴》中有句台词:“我们是武器。如果没有人想用我们,我们就没有价值。如果没有敌人,我们也就没有生存之路。”

  然而敌人终于消失了。江户时代开创了日本两个多世纪的和平,忍者的价值便在这种和平中,渐渐消退。一些忍者成为了“同心”与“与力”,这是江记时代的警察与警察署长,但更多忍者并没有进入朝廷的机会,而和平本身也在消弭着忍者的战斗力。宽永十四年(1637年),“天草之乱”爆发,剩余的忍者毛遂自荐参与平叛却毫无建树,往昔的名声也便渐渐被继承者们消耗殆尽。此后,忍者渐渐转向了其它职业,最终相忘于江湖。

  嘉永六年(1853年),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佩里率领士兵登陆日本,并向天皇递交了美国总统要求日本开放的亲笔信,史称“佩里叩关”,又因称佩里所乘之船为当时日本人闻所未闻的蒸汽船,故此事件又被称为“黑船来袭”。面对这样一个“巨无霸”,德川幕府再一次派遣了一位名叫泽村甚三郎的忍者混在日本使团中进行侦察,最终带回以下“情报”:面包两个、烟草两叶、蜡烛两根、信件两封。

  而这,大约是忍者最后一次以间谍的身份出现在历史舞台上了。倒幕派兴起后,德川氏统治呈摇摇欲坠之势,支持明治天皇的新政府军和支持德川幕府的军队于庆应四年爆发了鸟羽伏见之战,这一战第十二代服部半藏正义亦参与其中,但并未改变幕府战败的结局。江户时代结束后,忍者更如风中残烛,再难寻觅其踪影了。

  《甲贺忍法贴》中,无论是甲贺忍者还是伊贺忍者都对自己的命运有着清醒的认识,那就是和平会剥夺忍者生存的意义。而在《火影忍者》中,五影面组成忍联合军迎战宇智波带土、宇智波斑领导的十万白绝,其目的却是为了实现和平,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在《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中,木叶村已经褪去了战争的色彩,忍者们关心的是肥皂剧、手机款式和新发型,忍术也也变成了胶囊式武器而无需努力修炼,这大致也算是从江户时代到明治时代的转型在二次元的投影吧。

  除了甲贺忍者与伊贺忍者,日本忍者还有众多流派,比如出名的有黑胫巾组、风魔、三者等,但远远不及甲贺与伊贺两支影响大、流传广。江户时代尚存的忍者几度尽数是甲贺与伊贺忍者,火枪百人组也下分为伊贺组与力/同心、甲贺组与力/同心。值得一提的是御庭番——为平息伊贺甲贺两门争夺将军家供职的争斗德川幕府八代将军德川吉宗将两门合并组成御庭番,这个组织一直延续到德川幕府江户城无血开城投降才随着改朝换代而解散。

  忍者的历史几乎与日本战国史重合,又在漫长的江户时代见证着一种战斗职业的自然退化。忍者并没有也不可能如文学作品中描述的那样神通广大,在和平年代的侵蚀下,曾经的忍者渐渐适应了时代的变迁找到了与普通百姓一样的工作,直到再也无从寻觅他们的印迹。后世人日本人为纪念这些曾经的传奇,在三重县的上野建造了忍者博物馆,而那些鲜活的生命,却在各种文学作品中一次又一次地鲜活起来。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Power by DedeCms